第56章夏盛泉番外4(1/2)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详情页
【APP重要问题修复,请您升级最新版本!】
--->点击下载(无广告阅读全文)

第56章夏盛泉番外4

未然的妊娠反应很严重,过了五月,肚子也慢慢鼓了起来。

对于她来说,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一个寄托,在安静的夏家,她一个人可以对着肚子说很多话,夏盛泉很忙,她就代替夏盛泉跟孩子说话,她很执念这样的角色扮演,比如:“宝宝,爸爸很想你。”

“爸爸,你也很想爸爸是不是?”

晚饭后回来吃饭,未然因为闲来无事就做了一道清炖蟹粉狮子头,程母是典型的苏州人,会做一手拿手的苏菜,未然虽然不善厨艺,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加上家里的佣人在一边帮忙,最后端上来的清炖蟹粉狮子头虽然看着黏糊糊,但是口感还是应了素菜的“浓而不腻,淡而不薄,滑嫩爽脆而不失其味。”

夏盛泉在餐桌上说了未然几句,指责她不应该下厨。但是面色还是很愉悦,桌上的那道狮子头被他吃得精光。

“再过几个月,家里就多一口子了。”长期的无形冷战,这是夏盛泉提到为数不多关于孩子的话题。

未然低下头:“不知道是丫头还是男孩。”

夏盛泉:“都一样,不过乖点好,不要皮。”

未然跟夏盛泉的关系就像冬日湖水上的薄冰,还没有等春冰初融,绿意方生,夏家的管家走了进来,他在夏耳边说了几句话,夏盛泉便起身了。

“我出去一趟。”

未然忍不住内心泛起的苍凉,点头。

她从小不爱生气,不爱计较,但是现在,她很计较,她开始计较了,计较自己在夏盛泉心里只占那么点位置,那么丁点,好像任何事都比她重要,比她急迫。

入夜了,夏盛泉没有回来,客厅的电话倒是响了起来,是陈玲打来的电话。

“未然,到底怎么回事?我在德胜看到夏老板跟仲夏在一起?”

仲夏续续说了很多话,从开始交代她在德胜娱乐看到夏盛泉跟仲夏在一起,接着教育她如何管教男人。

未然记下了一些话,躺在床上回想陈玲的话,只觉得嘴角苦涩,她痛苦现在有点像深闺怨妇。

她从小胆子小,顺风顺水地在父母手心里长大,然后在嫁给夏盛泉这件事上,她也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嫁给夏盛泉,就像中了魔障一样,以一种毫无道理的执念支撑着。

日子过得很快,在这段时间未然可以说是处于一种逃避状态,她安心养胎等待临盆,不知道是不是她太闲的关系,她看夏盛泉都变闲了,除了去公司,他更多时间是呆在家里,兴致来的时候带她出去吃饭,A城有名的馆子很多,那阵子,夏盛泉应该带她吃了个饭。

而仲夏和女大学生,像是突然消失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然后是进医院待产,程夏两家都没有了老人,而夏盛泉倒是能把一些女人的事处理得好,反而是未然会感到不适应。

当时医院是明面上是规定对孕妇肚里的婴儿性别要保密。但是不少人会通过关系让医院私底下告知一下。

未然待产的这家医院妇科主任在未然肚子七八个月大的时候便联系过夏盛泉,对于他的好意,夏拒绝了。

“不用告知了,男女都一样,如果现在知道性别,孩子出生时然而没有了惊喜。”

对于夏盛泉的确是这样,不管未然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他夏盛泉的孩子,他都会给予最好的疼爱。

孩子出生了,女孩,夏盛泉不放手地抱了好几天后,取名夏子微,因为孩子出生子时,子时的微光,心头上的温暖。

当然那时候电视剧产品还没有那么好的发展,琼瑶阿姨的《还珠格格》也没有热播。

不然这位夏老板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自家闺女撞了名字。何况紫薇童鞋身世颠簸,虽然以后这位子微童鞋的长大史,也不是顺顺利利的。

夏家的闺女,整整掌心上的公主,夏盛泉也是第一次当爹,他不知道怎样才能做最好的父亲,只有什么都把最好的给自己女儿。

他以往不是爱小孩的人,若是以前听到哇哇的孩啼声,八成是厌恶的,现在怀里的孩子只要稍微眉头皱了下,他便开始轻哄起来:“小薇乖乖,笑笑给爸爸看。”

如果婴儿也有记忆,以后的夏子微童鞋估计会更为想不开,即使没有精神分裂,也会怀疑夏盛泉是个精神分裂。

未然产后恢复很快,只是经过那么一阵的调养,倒是胖了不少,跳舞的人向来重视身材。

所以之后有段时间未然开始适当的节食,这让夏盛泉略为恼火,把未然抱进怀里,轻捏她腰腹的肉。

“这样也好,我很喜欢。”

未然怕痒,笑着挣脱开了:“我去看下微微。”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时间会淡忘一切。但是当你以为自己真的忘了,不计较了的时候,会突然提醒你伤口还是在的,比如仲夏的存在。

她和他已经好久没有亲热,怀孕时,是不允许,她体质不好,医生特别嘱咐过。

所以那会夏也不会提那方面的要求,然后是坐月子,直到现在孩子已过白日,每当夏有动作时,她总用各种理由拒绝或逃开。

夏子微是个不消停的孩子,有时对着在自己怀里不停哭闹的女儿,夏盛泉会想这孩子的性格八成是随了自己,微微遗憾,跟未然说笑。

“你看我们孩子脾气那么大,以后不知道要准备多少嫁妆才能把她嫁出去。”

顿了下,自己回答说:“我夏盛泉的女儿,以后别太抢手了。”

未然在一边笑,然后又响起了夏盛泉的呼唤声:“王妈,快拿尿布。”

夏子微两岁,学走路学说话,剪着齐刘海,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越长越俊俏。当时夏家着手做出口的生意大了,夏盛泉忙得不行。

未然全职在家里带孩子,如果没有小薇之前,她呆在家里还是百无聊赖,现在完全有了乐趣,女儿就像是她的全世界,亲自教她说话,走路,念诗歌……

而这里不得不说小时候的夏子微各种麻烦各种挑食,两岁半会拿勺子自己吃饭后,开始挑食了,三岁初具审美观时,就开始挑衣服了,对于夏买来的蕾丝公主裙是各种挑剔。

当然如果夏家谁能治得了夏子微这位麻烦鬼,也只有夏盛泉了。

这时夏盛泉最多的话就是:“夏子微,不准???”

夏子微三岁生日,夏家举办了她的生日宴,严家、顾家都有来人,当时跟未然同样喜欢裴松的沈蓝玉早已经嫁到了严家,并早她一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严寒。

宴会开始,夏盛泉都是自己抱着女儿不假他手,夏家佣人推来蛋糕,夏盛泉一手牵着未然,一手抱着女孩:“生日快乐,宝贝,现在吹蜡烛了。”

众人的祝福声,子微小童鞋在夏盛泉怀里俯下身对着蛋糕上的三根蜡烛轻轻吹了口气,烛光晃动,就是一根蜡烛也没有灭。

众人笑,麻烦的夏子微童鞋委屈地皱起了眉头,未然在一边无奈,夏盛泉连忙笑着说:“来,爸爸跟你一起吹。”

生日宴会还没有结束,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夏盛泉匆匆出门了,可能事出紧急,一句交代的话都没有给未然留下。

未然结束接下来的宴会,然后给夏盛泉的公司打电话,秘书接听的电话,夏盛泉并不在公司。

夏盛泉是将近深夜回来,女儿已经睡了,未然在客厅等他.

“去哪儿了?”未然问。

“一个朋友过来。”夏盛泉扯谎说。

可能真的是太累了,连编的谎言都极其应付,未然一向不喜欢刨根问题,也没有故意揭穿的兴趣。

“那早点睡。”然后独自上了楼。

夏盛泉没有跟着上楼,反而在客厅沙发上静坐了一会,他揉揉自己的额头,然后起身去了女儿的房间。

看着自己女儿熟睡的模样,此时夏盛泉是纠结的,如果今天看到那个孩子也是自己的女儿,他突然产生那么点的心疼,孤儿院里,她把一个十分破败的娃娃紧紧抱在自己怀里,仿佛那个破得不行的娃娃是她拥有最宝贵的玩具。

“我叫夏悠,叔叔您好。”

他夏盛泉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但是如果那孩子身上真的流着自己的血液,他不能让她流落外面。

虽然对于她,他不可能做到对于小薇一样倾尽父爱,至少也要做到让她衣食无忧。

但是未然怎么办?夏盛泉突然恨极了仲夏这个女人,他跟她分手时,她没有说,他跟她摊牌时,她也没有说,最后他威胁她离开时,她也没有说。

夏盛泉从来不会觉得仲夏是那种善良的女人。对于这件事上,她就是要杀他个措手不及,夏盛泉闷笑。

的确,她做到了,虽然她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她还是搅乱了他的生活。

对于仲夏,他本是欣赏的,不然也不会让她呆自己身边那么久,后来因为她的要求,他也照顾她的亲妹妹。

但是这些他自认为补偿的行为丝毫没有满足仲夏,夏盛泉冷笑,她知道他不可能让她把孩子生出来。所以当年他让她走时,她可以那么爽快。

可惜一场车祸,她的计划败了,但是不可不承认,那个现在在孤儿院的孩子破坏了他现在最为幸福的生活。

很想吸烟,夏盛泉深深看了眼夏子微,起身离开。

那个孩子不可能领回家里来住,所以只能用钱,他不能对她扮演父亲的角色,但是可以给她较好的物质生活。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目录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