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边太太,您好,我是王老师……”结局(1/2)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详情页
【APP重要问题修复,请您升级最新版本!】
--->点击下载(无广告阅读全文)

第52章“边太太,您好,我是王老师……”(结局)

A城的军区第一幼儿园最近要组织一档庆六一的大型活动,园长把任务分配下去,每班需要上报两个节目。

作为祖国花朵儿第一经手的园丁,王老师最近这一段时间压力真的很大,前段时间,某区校尉的儿子因为不小心磕了下,皮还没破,她这月的奖金随风飘散——没了。

刚来的时候,院长就跟她交代了,这里的孩子个个都是镀金镶钻的,金贵的不得了,某某是哪区区首长孩子,某某某的爸爸又晋升了,某某某,还是书记孙子,A城第一纳税大户的外孙来着。

小王也不知道她上辈子修来什么福气,大学毕业就分配到这里,能伺候上这一窝子小主们。

说到这,她就羡慕文化课的老师了,她是活动课老师,每天孩子们活动时,她就跟走钢丝似的,生怕谁谁谁又出状况了。

一群娃娃捣乱的不少,会捣乱的也不少,折腾得她每天胆战心惊。

而这次,园里组织活动了,要过来观看的家长一个比一个牛,家长们都希望自己孩子得到表演机会,然而具体要怎么分配呢,头疼啊头疼。

小王同志仰天长啸信誓旦旦道:庆六一活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根据规定,园里有什么活动,都需要提前通知家长,一来呢,增加家长和老师的联系;

二来,也可以提早预约,减少缺席数量。

小王翻阅着号码簿,按个打电话。

“边太太,您好,我是王老师……”

——

进了五月份,天气就变得燥热起来,夏子薇打开窗帘。虽然已经过了晌午,太阳仍然有些刺人。

上班摸鱼,她按了边疆的号码,没过多久,电话那边就传来好听的男音。

“咱妈跟着咱爸出国访问,所以今天你去接儿子下学吧。”随边疆,夏子薇已经习惯称呼边父边母咱爸咱妈,边父边母也疼她,五年前醒来后,在她身体恢复差不多,就立马筹办起她与边疆的婚礼,两家都是有门面的人,婚礼场面大,而夏盛泉给的嫁妆也丰厚,房产股份车子,哪样都没少。

那头默了下,说:“爸说好了,他会去接的。”

顿了下,“策南晚饭就在他家吃吧,等会我们吃完饭后再去爸家接回来就好。”

边疆嘴里的爸,指的是夏盛泉。

夏子薇「哦」了声,挂上手机,又进来一个电话,是边策南的小王老师,她以为又是儿子闯祸需要她去处理的事,所以头疼要不要转给边疆接。

不过这次小王捎给她是个惊喜,内容大致就是六一儿童表演节目上,她儿子担任了居然挑大梁的角色,要代替班里上台表演,表演项目最终商定是背诵诗歌。

儿子长脸,当妈的心情不错,早半小时下班,路过夏盛泉办公室,已经没有了人影,果然是去接边策南去了。

晚饭,边疆很高兴能享夫妻二人时光,美美地吃了晚饭后,就窝在沙发上抱着娇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

有些无聊的科幻片,夏子薇看到一半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不早了,我们应该要去接儿子了。”夏子薇推了推身边的人,提醒儿子还在夏盛泉那边。

“我们先做点别的事。”边疆假装听不到她的话,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始不安分,饱暖着淫欲,好像说的就是他这个情况。

“南南挺喜欢外公的,让他在爸那里住几天也挺好。”

夏子薇抓住边疆已经伸进去的手,眉头微皱:“南南在他那边比在爷爷奶奶家还无法无天,夏盛泉会宠坏他的。”

边疆亲亲她的额头,摸摸她的脸:“宠不坏,如果我们儿子宠得坏,早坏了,上回他爷爷还表扬咱们南有大将之风。”

夏子薇差点气背过去:“爷爷说的大将之风,就是召集那院里的小孩子集体逃课回来刨土打地堡的吗?”

边疆将她翻转身下:“随我,我小时候也爱刨土。”

第二天,夏子薇再驱车去夏家接儿子。边策南不爱去幼稚园,每天花样百出地都跟他闹肚子闹别扭要赖在家里玩电子游戏。

不过现在基本上他的花招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杀伤力。因为如果是闹别扭,她二话不说,直接拎着他去园里;

如果是闹肚子疼,拐个弯,路过军区医院一趟,再拎到院子,而且一般情况,医院大门还没有进去,小家伙就猴精似的抱她大腿说肚子不疼了。

所以边策南也学聪明了,开始三天两头盼着夏盛泉把他接回家小住一段时间。

因为即使他逃课,外公虽然会教训他,但是从来不忍心打他,不像他妈妈,下手从来不会悠着点,还有他爸爸,有次罚他做俯卧撑,见面四岁大的孩子做俯卧撑吗?

多不靠谱的一对父母,每次想到自己爸爸妈妈的罪状,策南心里满满一堆幽怨。

夏盛泉现在重心已经不在工作上,明明还没有到退休年龄,已经喜欢上退休生活,有事没事,带上外孙外孙女短期旅行。

她瞧着想进夏家做女主人的女人还是很多,就问他要不要再找个伴什么来着。

因为这句话,夏盛泉跟她置气了,置气她无所谓,反正一直以来,她跟夏盛泉也没多亲,有时候她能感觉他想培养和弥补。

但是夏盛泉越这样,她就越觉得膈应得慌,连忙让边疆把策南送过来玩几天,自己则是逃得远远的。

遗缺的亲情,也是需要适应的,明显她现在还没有适应好。

来到夏家,脚还没有进门,一个小鬼头就过来抱她大腿,笑容十足谄媚:“妈妈是来接南南回家的吗,南南好想妈妈呀。”

她把边策南拎到一边,然后到书房跟夏盛泉打了声招呼。

“我来接南南回去。”

夏盛泉点头:“昨天南南胃口有点不好,估计是胃胀了,你回去给他吃点健胃药。”

夏子薇应了声:“我上楼给他收拾书包。”说完,她就上楼帮这鬼头收拾书包去了。

收拾好书包下来,边策南又不见了,准又跑到夏盛泉书房闹他了,她往书房走去,就在要到门口时,正听到这样的对话。

“回家听话些,别惹你妈妈生气,如果你气坏她的身子外公会生气的……”

“南南很乖的,所以外公要记得给南南买游戏碟。”

情绪突然变得很怪异,她没有推开书房的门。反而来到客厅,夏家换了佣人,之前的王妈去了夏悠那边,现在是五年前请来的一个甘肃女人,姓张,丈夫在夏家的一个加工厂做事,孩子在这边上学,而她就来夏家做事。

“夏小姐要留下来吃饭吗,晚上做烙饼。”张姐问她,笑起来憨厚而真挚。

“不了。”张姐做烙饼的功夫一流,她倒想吃,不过晚上边疆已经在解放路新馆子订了位子,那家馆子被张亮和茉莉吹嘘这前所未有的美味,边疆已经惦记了好久了。

张姐点头,正在这时,门口进来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女孩梳着漂亮的公主花苞头,看见她时,甜甜叫了声「小姨」。

夏子薇冲她笑了笑,然后女孩走到张姐跟前,苦着小脸说:“张阿姨,我要吃巧克力,妈妈不让我吃……”

张姐刮了下西乐的鼻子:“小心蛀牙。”虽是这样说,不过张姐还是站起来取巧克力去了。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目录

你可能喜欢: